延快乐
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走到哪里都是流浪。

原创:建筑老旧了吗?电梯老病了吗?

红螺山居士:

龙行印象:

王晓光:

         国内近来电梯事故接二连三,幕幕惨剧引人深思。媒体报道说该小区为90年代建成的“老旧小区”,还把“超过15年”仍在使用的电梯列为“老病电梯”,我不免心生狐疑——电梯老了容易生病出事故这道理人人都懂。但何为“老旧”?何为“老病”?90年代到现在不过20多年的建筑小区就“老旧”了?“使用超过15年”的电梯就“老病”了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媒体的报道像《喻世明言》一样引起政府和国人的高度重视,当然是好事。但若是误导读者,将视线引向不相关的他处,把劲儿使向歪处,那后果就可怕了。咱就絮叨絮叨吧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先说建筑物吧。一般来说建筑物的适用年龄远远超过人的生理年龄,100多岁的人难找100多年的建筑物不稀罕。而20多岁的人尚青春年少,20多年的建筑怎么就“老旧”了?难怪在中国的很多城镇,30年以上的建筑物几乎都被列入拆除范围了,不知道是不是媒体“20年老旧”理论的误导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好吧,咱不说理论就看实际的。我在美国纽约市布鲁克林区“高地社区”住的房子以及周围邻居的房子,一查资料都是150年以上,甚至200多年的房子,仅举几例如下: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(下图)下面这座建筑物建造于1889年,距今将近130年了。设计师叫 Frank Freeman,最早的业主是Herman Behr,两位在布鲁克林的历史上都是名人。现在这里是公寓住宅,其中有26个套房。当然了,仍然在使用。你想租住嘛?很容易,找中介,如果有人退租腾出来的话,一点儿都不稀罕。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(下图)像下面这样的联排别墅式的建筑物在“高地”社区是最多、最常见的,几乎每一座建筑物的背后都有名人的故事。据资料介绍,它们大多是1830年代早期的英格兰移民建造的,距今已经快200年的历史了。但仍然在使用,只是业主每年都要进行维修、粉刷、上油漆。而里面住的也不是什么大富豪,多为中产阶级,或已近耄耋的老年人。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( 下图)门前有个铜牌,上面写明了,这座建筑建于1849年,就在我住的房子后面一条街上,和我住的房子背靠背,房子后面的花园是相连的。房子当然是“老旧”的,但绝不是“老病”的。 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(上图)是我的住房,和那些150年的老房子一样老旧而温馨,但绝不“老病”,使用良好。我经常坐在门前的台阶上观察来来去去的居民,沙沙驶过的汽车,训练回防的消防队员,接孩子上下学的家长,专为老人遛狗的年轻人,去海边度假的美国家庭......等世态镜像,给我很多的愉快享受。从早到晚,景象不同。我在美国的几十篇博客,都是在这座房子里写成的。诸位若有兴趣不妨前去读读,给些指教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买房子我也曾跟随中介看过不少房子。一看资料100年以上的很常见,是纽约市最多的房源,最年轻的也超过60多岁了,开始奇怪后来也见怪不怪了。在这里你要想找一座年龄小于20岁的房子是不大容易的,起码这样的房源很少,而六、七十岁以上、100岁以上的“爷爷辈儿”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老,还是不老,是个相对概念。我们有5000年的文明史,在国人眼中仅仅半个世纪的民国玩意儿不稀罕。你要想镇住人家,最起码也得拿出几百年前的明清物件,或者是汉唐时期、宋元朝代的。谁让咱历史悠久啊,如果把5000年作为分母,几十年、几百年的分子算什么? 可奇怪的是,人家的分母不过只有二、三百年,如果分子有几十年、上百年应该就算是稀罕物了吧?怎么人家反倒150年、200多年的分子比比皆是、毫不稀罕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我们是文明古国,作为分母的历史参照系更加久远,在我们这里上百年的“年轻”房子应该让外国人惊呼“久远啊”才对,怎么在我们的国度20多岁已经是“老旧小区”了,非要拆除改造不可。放眼中国城镇,上一轮的城镇改造运动已经将70、80年代以前的建筑拆除得所剩无几,时下“老旧小区”的理论若成立,岂不是要再掀起一轮大拆大建的运动,将90年代以后的建筑统统拆除吗?不过,或许能大大提高GDP,挽救逐渐下行的经济势头,让国人心里继续自豪吧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二、再看电梯吧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前文说过我住的是150年的老房子,里面也的确有一部小小的老旧电梯。虽然年代不详,“老”是肯定的。每次启动时电梯都要剧烈地抖动一下发出“哐”的一声,然后带着很大的“嗡嗡”的声音上下运行,最后再发出很大的“哐”的一声停住,才打开门让我出来。从设计、运行的模式来看确实不年轻了,经常见到检修工来维护、保养或检修。我住在四楼,每次从外边购物归来最恼火的就是电梯门上贴着的一张纸条“明日将检修,停运,请走楼梯”,遇到此情此景我和太太只好商量着一次买够物品,然后尽量不出门。我曾质疑这电梯是否老病了,该更换了。但人家从来不出事,每次维护保养的时间也不长,几个小时忍一忍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(下图)再看电梯里面,拉手、电钮板、扶手横杠,包括告示牌的边框,都是铜制的,因年代久远布满了黑色的氧化铜锈,就像古董一样。粗糙的木板墙上刷了一遍又一遍的白色油漆,绝无现代化的不锈钢、高级塑料等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

     

  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并不是个案。再看看纽约曼哈顿去中心著名的“梅西”百货大楼,够有名了吧?那电梯,估计比我爷爷的年龄还大,照样运转正常。(下图)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不但扶手外边的固定部位是木头制作的,连脚踏板上连续运行的栅栏条也是木条制作的。按照常理,木制品总比不上钢筋水泥、钢铁制品经久耐用吧,特别是运行部件,每天长时间的运行摩擦,它怎么就不损坏呢?从来没听说过这里的电梯有吃人现象。当时我非常惊讶,在那儿观察了很久,见其运行顺畅,毫无阻碍,特意拍照下来(下图)。 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(上图)有一点清晰可见,在湖北荆州“电梯吃人”的电梯踏板部位,梅西百货电梯的同样部位的踏板上,安装有巨大的、结实的固定螺栓,以一个弱小女子的体重,恐怕难以撼动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国内的电梯吃人事故频发后,在政府的紧急通知下,各地掀起了一阵“紧急检查电梯”活动。据报载,深圳对几千部使用“超过15年”的电梯检查的结果是,全部合格的只有一成!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我对此并不感到惊讶,因为我在深圳住的小区房子是1998年买的,号称是黄金地带的豪华社区,设施先进,开发商也是大名鼎鼎的央企。这也才十几年吧,电梯却频频出事。躁动不安的业主们四处呼吁要更换“老病”电梯。为此重新选举业委会、与物业反复吵架沟通、找政府申请改造资金,又因为改造资金不足,遂发起了业主募捐活动,大厅里贴满了通知、布告、倡议书,晚上还有热心的业主代表上门征求意见......我虽然一概表示“支持,没意见”,但内心暗自奇怪不已,我们才安装使用了十几年的电梯居然比不上人家使用了几十年的,不是说现在是“中国制造时代”吗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问题我想不明白。但有一点是确认的,上述所说全是真的。全是我的亲身经历,有图有真相。不信,欢迎你来现场考察。来深圳方便,来美国也行。我热烈欢迎!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三、最后再讲一个故事,也是我的亲身经历。1980年代我曾在内地一家大型兵工厂工作,这家工厂是1950年代苏联援建的。工厂的主要设备的铭牌上,很多是俄文,有的还是德文。苏联援建的设备上有俄文并不奇怪,德文呢?问了车间的老师傅才知道,原来这些设备很多是1945年“二战”结束、德国战败后赔偿给苏联的,又被苏联援建给中国了。那时候厂子里每年都要检修设备,我参加过不少次,譬如时间久了锈蚀的钢铁支架、磨损的轴承需要拆除、更换。但奇怪的是那些铭刻着德文、俄文的,已经使用超过四、五十年的“老旧”却并不“老病”的设备始终运转良好,基本不用更换,只需定期加油、保养即可。直到后来我离开这家工厂时,这些已经使用超过半个世纪的设备仍然是工厂的主力设备。听说后来工厂的产品更新换代,设备升级改造后,这些设备才因为不合时宜而被拆除了,否则仍可以继续运转没问题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不仅是21世纪的美帝国主义,就连半个多世纪前的苏修帝国、法西斯德国,都足以让我们在“世界第二大经济体”的迷梦中快快醒来,深刻反省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这些事例让人感到可怕!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可怕的是电梯使用“超过15年”,小区“超过20年”吗?当然不是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依我看,这事儿没啥复杂的,建筑物也好电梯也好,要想使用安全无非是两条,一是制造质量过硬;二是维护保养及时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5000年的文明古国又将掀起一阵“拆除20年以上的老旧建筑”、“更换15年以上的老病电梯”热潮。我不知该如何评价这即将到来的新一轮建设浪潮,我只知道,只有200多年历史的美国人仍然会住在150年、200年的老旧住宅里,乘坐着老旧而并不老病的电梯,在“嗡嗡”的陪伴声音中,安祥地生活着。同时却毫不迟疑地将大笔的宝贵资金使用在民生项目上,诸如教育、医疗、育儿、养老、食品安全、博物馆、图书馆......等上面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
评论
热度 ( 49 )
  1. xiao逗豆-3云天William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云天Williamlanzhoo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lanzhoodingzhonghai37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dingzhonghai37崂山脚下农夫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李华伟专栏崂山脚下农夫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puresunnysky1888
    红螺山居士:
  6. 延快乐崂山脚下农夫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崂山脚下农夫龙行印象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延快乐 | Powered by LOFTER